工作动态
澳大利亚华人林子强推动全球首部中医立法,他是怎么办到的?
【发布时间】:2015-10-30         【来源】:本站

    澳大利亚并非华人移民最多的国家,而中医药的发展却走在了世界各国的前头。2012年7月1日,澳大利亚在全球首先为中医药立法,正式承认中医合法地位。到如今,全澳已经有2500家以上的中医和针灸诊所。
而从今年7月1日起,澳大利亚中医师的资格认证更加规划和严格,包括要求考英文,有澳洲中医委员会承认的学历和培训资格,以及5年以上的从业资历。
在此之前,我们在墨尔本采访了中医立法的头号功臣——林子强博士,了解到一波三折的的立法过程。
从非法、拟取缔到立法
早在19世纪的淘金时期,中医药就在中国劳工群体中零散使用。就算是纯粹的洋人,也经常光顾针灸和推拿治疗 。但中医百年来一直是在药店经营的,而且良莠不齐。
 
    曾经:违法行医破坏名声
    林子强在越南成长,从小跟随当中医的外祖父学习医术,背熟中医的各种口诀。后来在大学学西医牙科,但心里始终没有放下中医。自从1978年移居澳大利亚后,就改行从事中医,还到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。
当时,西方不接纳中医学理论,中医医师都是以开小药店来违法行医。不少完全没有中医底子的人,学习一个月的针灸、按摩也敢行医,严重败坏了中医名声。
澳政府1989年出台的《澳洲联邦药物用品管理法草案》,严重影响了中医及针灸生存。林子强意识到中医不经立法就没有地位,从此就开始推动这一工作。
林子强为此花费的时间、精力和钱财难以计算,还自掏腰包地请中国中医专家来,在澳大利亚进行权威的解释。
为免得被别人说因公济私,他自己放弃从事中医的批发生意。期间,该国中医界曾经有过分歧,有人提议效仿美国,推动立法允许针灸行医。林子强对此坚决反对,他强调中医药与针灸是中医不可分割的部分,必须要整体得到承认。
波折:“取缔危机”据理力争
    1983年,维多利亚州拟立法取缔中医时,他就到处去游说议员和政要。他在有关听证会上据理力争,终于成功地化解了这次危机。
    在他的引荐下,该国有关官员到中国考察中医药行业,对此有了切身的理解。1991年中国春节那一天,“联邦药品管理法”终于将中成药列入可进口名单。
要让人们接受中医,就必须让其科学性得到彰显。
1992年,在他的促成下,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设立“中医发展委员会”,并请人开始翻译中医教学大纲。
1994年,该校又与林子强的母校------中国南京中医药大学合作,在生物医学系正式开设了中医本科及硕士课程,这是全球第一个在西方国家的正规大学开设中医部,以及设中医课程。   
成功:从州立法到联邦立法
他们多年的努力一点点有了收获。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,于2000年5月通过了《维多利亚州中医注册法》。这是西方中医史上第一部中医法,令中医获得了与西医相同的法律地位,州政府还成立了中医管理(注册)局。
林子强因此获澳大利亚联邦总理颁授“杰出贡献奖”。 这期间,他自己在百忙之中用了7年时间 ,拿到了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博士学位。
    2008年,联邦政府将原先各州自理的医疗业务统一管理,中医立法又面临争取联邦立法的更艰难的任务,林先生与州卫生部长到其它州进行游说。
     2012年7月1日,澳大利亚联邦正式确认中医的合法地位! “全球第一个中医立法”、“落在澳大利亚,中医师有资格使用医生(doctor)的头衔,并被赋予处方权。作为功臣的他,获得中医药领域惟一的国际奖项——仁济杯”中医药国际贡献奖“。
    立法为中医发展带来什么?
    10月上旬,在悉尼召开的世界广东同乡联谊大会上,记者采访到澳大利亚澳华医学会会长张翼博士——一位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的潮汕人。
他说,中医立法,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的曙光,以及里程碑。但立法也是双刃剑,既能保护行业的健康发展,也将其纳入规章制度的严格管理。
 
    立法对于中医发展到底有什么实际效果呢?早在维多利亚州中医立法后三年,据有关部门进行调研时发现:
中医从此越来越被该国人所重视,中医门诊量相对过去大幅增加。
中医门诊人数增多
澳洲北京同仁堂这样在悉尼、布里斯本和墨尔本开设5家连锁中药店。据调查,在澳大利亚约有40%的病人寻求非西医治疗,而在这些人当中,80%以上的人都是寻求中医治疗。
立法后,目前已有多家保险公司承保中医治疗保险,包括诊费和针灸费,治疗者可按比例由保险公司偿付在中医药方面就诊、吃药的费用。这是中医立法通过后,中医药在西方社会取得合法地位所发生的巨大变化,也是前来请中医诊病的人增多的重要原因。
    中医同西医一样,具有了平等的法律地位。
    最早实施的维州中医药监管局负责对中医师 (包括: 中医师、针灸师、中药配药师)进行登记、评核、注册,处理相关投诉及对某些含毒成分的中药进行把关,为各大学中医系制订和批准课程大纲等。三年中有829人申请注册中医师,646人获得批准。


     高等教育增设课程
     广州、南京等国内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,在那里找到了发展的新天地。而许多当地的中医师,也回国内的中医药大学深造,甚至拿了博士学位。
在高等教育方面,公立大学的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、西悉尼大学、悉尼科技大学,还有三家私立大学都成立中医药研究所或者中医部,开设本科及研究生的正规中医课程,其学历被澳洲中医局承认。
张翼会长说,联邦立法以来,中医的经营有严格的规章制度管理,比如药店必须配备配药师,一些有负作用或者保护动物的药材不可以用。还有,过去出现医疗事故是民法处理,现在可能涉及到刑法。
 
    对中医更严格的规范管理
    目前全澳注册中医师和针灸师是4494人,其中针灸师为1688。从地区来看,悉尼占了47%。从年龄上来说,以35-55岁的中青年为多。
关于中医师注册管理,曾经引起较大的争议。因为,早期来自中国或者东南亚的中医师大多没有大学学历,甚至不会讲英语。当时,政府认为这两条是必要条件。但这可能令数以千计的从业者被挤出中医行业。
在我们中医界的协调下,政府同意设立一个过渡期,让有五年以上行医史的、购买了专业行医保险的,可以获得注册。但从今年7月后申请的,就要前面所说的条件,雅思要求7分以上。
这些制度不仅是针对中医,韩国、越南、日本等亚洲国家的传统医师也要 到中医注册局去注册。
澳大利亚的做法,对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医药进行管理起到借鉴和示范作用。林子强先生曾经应邀,到欧洲去介绍如何推动中医立法的经验。
 
资料链接>>>
世界各国逐步推进中医及立法
     2010年,中医针灸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而《黄帝内经》和《本草纲目》两部中医古籍也在2011年被列入“世界记忆名录”,中医药产品和服务已遍布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事实。
而中医药如果获得立法,成为各国该中医药界的共同呼声,因为这才能真正提高中医的地位,也保护了病人的权益。
 匈牙利
    2014年12月17日,匈牙利国会立法,使中医药行医合法化。今年年9月18日,该国人力资源部颁布了中医药行医从业人员许可证发放的规定。规定要求:申请者需拥有中医药高等教育文凭、至少5年中医药专业经历,并掌握专业语言。
该国自1988年有第一批中医师进入,过去是做为特事特办,只有13位中国医生的行医资格得到政府批准。民意调查显示,匈牙利有25%的以上的人尝试过中医疗法和中医药产品。
荷兰
    荷兰虽然还没有获得中医立法,但中医与当地其他医疗手段一样,获几乎所有的的医疗保险公司认可。
瑞士
    瑞士将自2017年起,推广全国性的中医考核,通过该考核就可获得中医师的资格证书。而对于那些资格已经获得认可的老中医师,只需提供翻成德语、法语或其他官方语言的处方即可。
英国
    然而在英国,情况就没那么乐观了。从2014年4月30日开始,中成药在英国全面停售。英国中医药业曾经是仅次于餐饮业的英国华人第二大产业,如今因为鱼龙混珠,负面消息较多而萧条。
美国则对中医的针灸疗法比较肯定,各州都以各种不同形式为针灸开了绿灯,一些高校还拥有了东方医学和针刺专业(中医药专业)理学硕士学位授予权。
日本
    日本对中医学的应用有着悠久的历史,从事汉方医学、针灸及按摩的医师已超过10万人,现已有大部分汉方药可在健康保险中报销。
新加坡
    新加坡现有中医诊疗机构1,000多家,诊治病人总数占政府诊所病人的30%。
菲律宾
    菲律宾政府承认针灸疗法。
泰国
    泰国国会近年批准使用中草药,中医师考试合格可领取执业执照,并有多所大学开设中医专业。
 

(转载于南方日报记者林亚茗 发自澳大利亚悉尼 编辑 杨小妍)


版权所有: 世界中联网 | 网站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
Copyright(c)wfcms.org All Rights Reserved
建议使用IE8及以上浏览器,1280×1024分辩率,16位以上颜色
京ICP备05027556号    您是第21670764 位访问者